Hi 游客

更多精彩,请登录!

比特池塘 NFT 正文

Meta 为何放弃了 NFT 计划?

胡仔1
83 0 0
在上篇文章中我提到,Meta 放弃了将 NFT 集成到他们的核心产品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计划。如果市场没有因为银行业的危机而陷入恐慌,这件事本应引起相当大的关注。就像大多数熊市中爆出的雷一样,我们不愿多加讨论,但却有必要从中吸取教训。
首先,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 Web2 对于诸如 NFT 这样的工具如此重要。普通人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这样的平台上花费了大量时间。要了解这些平台对用户的影响,我们可以先将目光转移到几年前,彼时 Instagram 通过添加一项功能「复制」了 Snapchat 。在那之前,Snapchat 是青少年分享生活状态的地方,他们上传的图片只会在平台上保留一天时间。
在两次收购初创公司失败后,Meta 开始在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上推出故事功能。消费者(包括我自己)开始使用这些产品来分享故事和表情包,因为我们的社交圈子开始在这些应用上搭建起来。几年后,当印度宣布封杀 TikTok 时,Instagram 稳步推出了 Reels,他们尝试复制 TikTok, 让用户可以滚动浏览短视频。

你看到这里的趋势了吗?大型平台可以驱动用户行为,所以允许用户在 Twitter 上验证他们的 NFT 或将 NFT 链接到他们的 Instagram 个人资料是一件大事。(我们稍后会回到这个话题。)为了感受 Web2 平台的规模,回想一下 Reddit 的 NFT 在 Polygon 网络上已被 mint 了超七百万次。Web3 产品必须走近用户所在的地方。
但 Meta 似乎对将 NFT 纳入他们的核心战略并不感兴趣。为什么?
简而言之,NFT 在 Web2 平台上的地位很尴尬。像 Instagram 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是寻求地位的机器。用户以滤镜、地点和生活方式为标签开展竞争,以期提升自己在社交排名中的地位。我们通过喜欢和参与度来量化这些「排名」。

来源:Nansen
Meta 启用了 NFT 访问机制时,它预设 NFT 将成为用户炫耀资产或展示品牌忠诚度的一种机制。但即使是像无聊猿(Bored Apes)这样的大型 NFT 也仅有 5800 个持有者,因此专注于这个小众用户群体反而成为了麻烦,这并不能给 Meta 带来很大的价值。
但为什么说它的地位尴尬呢?NFT 成为主流,明星在过去的几年里不断为其背书。然而,在 FTX 事件和行业经历大量诉讼案件之后,名人们没有理由继续谈论他区块链上的 JPEG 图片。所以,这些表明 「NFT 有品味」的标志已经不复存在。对于 NFT 来说,要成为一种品味的标志,必须要经受时间的考验。哈佛大学、LV 和比特币在标榜品味方面有着相同的缘由——林迪效应。
林迪效应描述了这样一个观点:非易损品(如观念或品牌)的预期寿命与其存在的年龄的成正比。从这个角度来看,宗教在林迪效应方面排名最高。诸如 Bored Apes 和许多类似动物的 NFT 未能吸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因为仅有一小部分炫耀财富的科技精英能将那些昂贵的 NFT 关联起来,这点与奢侈品包不同,因为包的「价值」可以实时衡量。
故事中的另一个元素是,拥有无聊猿 NFT 的普通人可能不想向其社交圈子证明其 NFT 所有权,因为加密货币社交圈和线下空间(学校、约会或工作)的社交网络是不同的。加密圈经常因一些负面新闻出圈,因此并非所有人都愿意表明自己处在加密货币小众社群中。
在过去的几年里,NFT 正处于起步阶段。你处在小圈子之中,而且欺诈行为没有波及普通人。像 Meta 这样的大型平台可能使 NFT 骗子接触到你在 Facebook 上的联系人。所有的 Web2 平台都有一定比例的机器人和虚假身份,但验证用户相对简单:他们只需要提供现实生活中的证件。但当一个假的 NFT 与某人的钱包关联时,你该怎么办?当一个用户拥有的 NFT 中使用了第三方知识产权时会发生什么?
美国的法律保护平台免于对用户内容承担责任。正因为如此,无论有人在 WhatsApp 聊天中发布什么样的内容,扎克伯格都不会被传唤。在很大程度上,品牌不太可能直接起诉平台,但假 NFT 可能被用来传播诈骗行为。那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是从 bitsCrunch 上了解到这个情况的。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几个月前我在它们的早期发布阶段在时事通讯中曾提到这种情况。
链上知识产权侵权行为
他们开发的模型检测到 Coodles 的系列收藏品侵犯了麦当劳品牌 IP。你可能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但请考虑一下,这个系列中有大约 434 个 NFT 与麦当劳 IP 相关。bitsCrunch 称,这些 NFT 总共产生了超过 50 万美元的交易额,而麦当劳能得到其中的多少份额呢?可能一点都没有,因为我们找不到任何将 Coodles 与麦当劳联系起来的证据。
这在表面上看起来可能没什么,但回到 Blur 出现之前,我们认为 NFT 商业模式会如何运作。当时的想法是,一个品牌可以发布一系列资产(作为 NFT),社区会交易这些资产,部分版税将回归品牌。从像 Meta 或 Twitter 这样的平台的角度来看,将出现两种新的挑战:
首先,如果品牌无法检测、审查并下架代表它们的盗版 NFT,那品牌将失去推广自营 NFT 的动力。想象一下,你在 Facebook 上购买了一款「假」的耐克运动鞋 NFT,并向你的朋友展示。一方面,品牌损失了资金;另一方面,用户感觉受到了欺诈。
相反,还有一个风险是作为概念的版税已经走向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构建允许用户在平台上交易 NFT 的功能将变得毫无意义。通过关注支付通道或传统市场,Facebook 在每笔交易之中都可以分得一部分,现在 Facebook 正大规模推广此类行为。这种情况这并不是说 NFT 没有未来了,它们仍然存在,并且我们正在见证 NFT 从「高价凡勃仑商品(注:凡勃仑商品指定价越高,消费者对其需求越强)」向「低价消费品」的过渡。这种过渡结束之后 NFT 是什么样子呢?
NFT 必须像今天的通用媒体订阅一样普遍和易于购买。订阅 Netflix 时你不会多想,Spotify 也是如此。将来,NFT 可能会像活动门票一样嵌入到平台中;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NFT 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但尚未流行起来。然而,有两种力量可能使得 NFT 门票成为可能:名人对 NFT 门票的支持和社交媒体网络提供的安全购买渠道。
现在,假设一场音乐会背后没有汇聚一个复杂的参与者网络。然而,由于这些门票可以在用户之间出售(这种现象已经非常普遍)的情况下,将门票作为社交平台上 NFT 的理由变得更加明确。购买了特定门票的用户可以通过 NFT 与其他参加同一活动的人建立联系。事实上,相比于在社交媒体资料上展示一系列可验证为自己拥有的活动门票,有什么更好的方式能表达自己对某个艺术家的热爱吗?Ticketmaster 已经在尝试这种模式。
检测链上知识产权侵权的能力还处于起步阶段。bitsCrunch 团队向我展示了一个 Discord 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被用来唤起用户对 NFT 上的品牌标识的注意。他们的系统频繁地自动扫描 NFT,并对可能侵权的 NFT 作标记。虽然还处于初期阶段,但看到 NFT 相关工具从仅仅是链上分析演变为扫描 NFT 本身的内容的过程是很有趣的。
我和来自 Asset.money 的 Nameet Potnis 谈论了这整个情况。他补充说,没有一个单独的参与者能成功地将超过 500 万用户吸引到 NFT 平台。当然,Reddit 上有数百万钱包,但现在还无法验证这些钱包背后是否为真实用户,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钱包是通过其他应用被连接使用的。在今天,你只能通过连接到类似 Metamask 的应用来验证你拥有一个钱包,因此平台也不得不连接钱包,以使自己能融入 Web3 的潮流之中。这让他们将面临审查问题,就像他们在推出 Libra 和 Diem 的时那样。
对于 Meta 的管理层来说,这些努力可能得不偿失。
BitMere.com 比特池塘系信息发布平台,比特池塘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文不代表比特池塘立场,且不构成建议,请谨慎对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胡仔1 小学生
  • 粉丝

    0

  • 关注

    0

  • 主题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