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游客

更多精彩,请登录!

比特池塘 DAO 正文

Linda Xie:DAO 的创建、执行与文化

与焉新
89 0 0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是一个围绕特定使命组织起来的团体。DAO 通过一套在区块链上执行的共享规则进行协作。DAO 本身只是一个特定的组织结构,它被用来控制共享的经济资源以及组织的协议规则,所以每个 DAO 的运作方式都不尽相同。有些 DAO 是封闭的(译者注:有严格的准入门槛),有些则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和贡献。在一些 DAO 里面积极的贡献者可以从 DAO 获得工作报酬。
DAO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 Web3 中最喜欢的领域之一。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聚集在一起,为一个共同的使命而努力。这一特点十分激动人心,特别是当这个群体因为重重阻隔(如地点、年龄、兼职、非传统的教育/工作经验)而不可能在传统的公司架构下形成的时候。

这篇文章涵盖了我在 DAO 工作中的一些主要收获。其中大部分是来自我在 Gitcoin DAO 当代表的经历,但我也参与和观察了许多其他 DAO。我认为不存在完美的 DAO 结构,因为每个DAO都有自己的文化,所以一个 DAO 奉为圭臬的东西不一定对另一个 DAO 有用。以下内容反映了我的个人经历和观点,其他人很可能和我意见不同。整个行业领域也在不断地迭代,试图去找出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
创立一个 DAO 的时候:明确这个 DAO 的使命。一个明确的使命对维护像 DAO 这样一个充满多样性并且不断发展的社区来说至关重要,它确保了在一段时间内社区成员的共识保持一致并以此指导决策。例如,如果有人把一个超过可承受范围的资助方案提交给 DAO ,DAO 应该能轻松地拒绝这个提案。但是如果 DAO 的优先事项不明确,那么这个DAO 要朝着它的使命专注前行将非常具有挑战性。考虑渐进式去中心化。虽然许多DAO的意图是将运营和决策完全去中心化,但在没有指导或领导的情况下将一个社区放进完全去中心化的 DAO 结构中,往往会导致缺乏高效的沟通和协作。创始团队通常都是最了解情况的,所以他们是最合适的人选,为DAO 设定好路线,随着时间的推移,渐进式地赋能更广泛的社区。例如,新成立的 Optimism Collective (译者注:Optimism 是一个Layer2 协议)就有工作章程,其中定义了 Optimism 基金会在早期作为管家的作用,以及基金会将如何帮助指导社区,并计划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去中心化这个角色。

3. Optimism 基金会将成为 Optimism 及其早期治理模式的管家。Optimism 基金会注册在开曼群岛,负责指导 Optimism Collective 的成长和发展。基金会通过其董事会将做到以下几点:促进和监督集体治理。分配国库资产以资助公共产品,激励 Optimism 社区的积极贡献者,或以其他方式促进基金会和 Optimism 社区。修订本工作章程;以及采取其他有利于其管理作用的措施。基金会将以符合 Optimism 使命的方式承担所有这些责任,并致力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去中心化这个角色。执行层面:● 规模越小的工作组越高效。不是所有的 DAO 成员都需要对 DAO 里的大大小小每个决定都进行投票。想要跟进所有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对每个人的时间的浪费,尤其是在 DAO 的规模扩大时。因此,我喜欢 Gitcoin 和 ENS 等 DAO 的委托模式,它允许代币持有者将他们的投票权委托给一个能够投入必要时间做出明智决定的人或团体。
同样地,被委托的代表们也不需要参与 DAO 日常运作的每一个方方面面。代表们不会成为金融投资、技术研发、经济设计等等每一个领域的专家,也可能不关心高度具体的审核细节。建立规模较小的工作小组,可以专注于某一特定领域,这样会更加高效。
比如,在 Gitcoin DAO 当中,每个季度工作小组会分享上个季度的工作成果以及下个季度所需要的财政预算,然后代表们会对这一提案进行投票。ENS DAO 则使用 Orca 来推进工作。Orca 是一个为 DAO 设计的治理工具,专门用于小型工作组协同工作,在 Orca 每一个这样的小组被叫做一个“豆荚” 。
另一个例子是 Aave V3,它允许白名单地址持有者在不需要通过治理投票的情况下更新参数设定。但是,治理投票将有能力撤销这些列入白名单的地址或添加新地址。

请求预算的 Gitcoin DAO 工作流(图片来源:Annika Lewis)
● 探究建立问责制的方式。DAO 当中每位代表和工作组贡献者的参与度证明是非常重要的。Gitcoin DAO 正在尝试使用代表健康卡来衡量代表的参与度,代表健康卡会统计论坛活跃度,投票参与度等等方面。同时 Gitcoin DAO 正在构建工作流健康卡,也开始量化 DAO 当中的贡献度,以便一些工作流中的贡献者可以通过参与 DAO 成为更有话语权的代表。这些指标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进,确保它的严肃和公正,从而减少错误的行为,例如仅仅为了投票而投票,而不考虑相关知识或专业经历。
代表的评价体系能够帮助 DAO 的成员们决定自己想要交付的治理权归属。有时人们可能只是委托给他们认识的人,但实际上那个人可能不是积极参与的代表。我也对代表选举周期的想法持开放态度,这可以成为人们在不想继续工作时逐步退出 DAO 的一种方式,并让代表们思考 DAO 是否是他们想要继续付出时间和精力的组织。

● 探讨激励制度。当成员或代表需要做出重大贡献或者付出时,就应该对补偿结构进行公开讨论。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免费在 DAO 上兼职工作,所以他们应该为他们的工作得到补偿。在委托给代表的模型中,我认为所有的主要代表都应该至少获得他们在链上投票和提交链上提案上花费的手续费作为补偿。这样能为每位代表提供相对均等的参与机会。理想情况下,DAO 还将努力实现补偿机制的标准化,以确保 DAO 不会明显地少付或多付工资。
● 为 DAO 的长期可持续性未雨绸缪。考虑将 DAO 的国库资金多元化,无论是一轮公开募资还是把资金换成更加稳定的资产,如 USDC 或 DAI(例如 Forefront 的国库资金多元化公开募资)。加密货币是一个容易出现波动的领域,而且与公司一样,确保 DAO 能够长期运营非常重要。这就要对从 DAO 中支出费用严格把关,特别是对于经常性产生,而且没有明确的资金补充的费用。
文化:● 培养一种能够自如地说 "不 "和进行艰难对话的文化。由于没有作为最终决策者并能迅速对不符合公司目标的事情说不的CEO,DAO 成员和代表们都肩负着维护 DAO 的各项资源的重任(时间、注意力、国库等等)。当任何人都可以发起融资提案, DAO 金库很快就会陷入失控。在你与许多朋友和你尊敬的人一起工作时,想要说“不”是很难的;当有提案为某些不符合 DAO 最大利益的项目请求资源时,整个讨论的过程也会变得很艰难。所以在早期就需要培养一种说“不”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每个人都知道决策是为了 DAO 的最佳利益,而且拒绝并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个人,或者出于谁的个人利益。
● 建立架构使成员能够休息。加密世界是 7*24 小时全天候的,DAO 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异步协作。如果一个 DAO 没有休息或休息的标准,会让人疲惫不堪,导致成员的倦怠。所以, DAO 需要为成员给出明确的指引,让他们知道自己应该要休息。例如,Forefront 甚至将休假作为他们补偿的一部分。在 Forefront 全职工作3年后,贡献者可以获得长达6个月的带薪休假,用于休息、旅行、研究或培训。在代表投票制的 DAO 当中,如果有流动性投票,那将是最理想的。在流动性投票中,如果代表在一段时间内不活跃(或者投票的领域不是他们的专长,让他们投票会导致单位时间的效率变低),他们可以将投票权委托给其他人。这和让同事在某人休假时接管他在公司的工作没有区别。
● 尽早进行实验。实验不同的系统和流程,看看哪些对 DAO 有效,哪些无效。早期的实验成本比较低,只需要保证沟通过程的公开透明。然而 DAO 越大,实验、改变或引入流程就越困难。一个值得探索的领域是来自 Element 投票库的治理乐高积木,能够符合很多的应用场景,例如向 GitHub 贡献者提供投票权或允许那些将代币质押了的成员进行投票。
感谢 Will Warren, Jordan Clifford, Simona Pop, Scott Moore, Derek Hsue 和 Julia Rosenberg 审阅这篇文章。
BitMere.com 比特池塘系信息发布平台,比特池塘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文不代表比特池塘立场,且不构成建议,请谨慎对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与焉新 小学生
  • 粉丝

    0

  • 关注

    0

  • 主题

    2